匠心天津丨老鹰的“私人订制”竟成了一项非遗文化

鹰猎,古已有之,唐代时中国就有鹰猎的保守,前人在秋季训鹰捕猎,又在初春放飞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与鹰结下的倒是段超越物种的交谊。驯鹰的第一步是要熬鹰,所谓熬鹰就是操纵各类各样的鹰具将鹰驯服,使它能按照仆人的指令起飞捕获野兔等猎物,而鹰具中最主要的一部门即是鹰帽。

鹰帽就是给鹰戴的那顶小帽子,同时也能起到使猎鹰不变情感、保留体力的感化。

说到鹰帽,可能大伙儿晓得的很是少,但就是这么小众化的工具,竟成了天津的非遗。

制造鹰帽是个细心活,由于鹰的大小品种皆有分歧,所以对于鹰帽的制造来说,不克不及一概而论,做大了帽子会被鹰抓下来,做小了,又会把鹰眼磨瞎,所以要求很是苛刻,于是这就需要匠人的手艺。

想要做出既贴合猎鹰头部又不伤眼的鹰帽,制造前必必要用手去丈量鹰的头围大小,作为鹰帽非遗传承人的于超曾说:“一个好的鹰帽匠人只需要捋一捋鹰头就能算出鹰帽的尺寸,这靠的是积少成多的经验。”

因制造鹰帽的材料要软硬适中不变形,因而要以整张牛皮的脊背部门为材料;在缝制上要求鹰帽两边对称,缝制的线头还要留在皮革的裂缝之中,为了不磨到鹰眼,说着简单,只要日复一日的去做,做够了必然数量的鹰帽,才可能控制此中的奇妙。

在这一行做了10多年的于超说:“鹰帽的制造除了必需纯人工以外,在工艺上,和那些动辄几万元的豪侈品皮包比拟,也丝毫不落下风。”“从帽样的缝制,到针法的讲究,都是师傅手把手教我的。到了今天,虽说通过摸索和进修,有些工具我做了改良,但前提是尊重保守。”

鹰帽是鹰猎文化的一个缩影,在持久演变过程中鹰帽不只仅是一个东西,更被付与了内涵。鹰帽的造型在古代更是一种辟邪的体例,意味着“福”的蝙蝠和“比年不足”的金鱼,都是好的意头。

现在通过互联网等手段,鹰帽和鹰帽文化已在国表里发卖和传送,于超也通过鹰帽交友了良多其他国度的鹰友。也更是但愿鹰帽文化能够跟着于超的手艺,和制造出的精彩物品,让越来越多的人领会并喜好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labofjet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